快乐8开奖结果
中國出版界實施"走出去"戰略
潘國駒
根據《聯合早報》的報道,中國在4月5日發表了《關于進一步推進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。該文件是一份政策性的重要通告,這是中國近60年來第一次允許私人公司參與國營的新聞和出版業務。

毫無疑問,目前中國是世界最大的出版國家,1949年以來,出版事業一直是由國家經營、管理,控制非常嚴格,所以這個新政策的出臺,可以說有突破性的意義。

>筆者對中國的出版有一些認識,下面的一些看法供交流:

一、《意見》重復強調了新聞和出版的改革中應該"走出去"。"鼓勵以政府資助方式進行優秀作品和著作的相互翻譯出版。鼓勵有條件的出版傳媒企業采取獨資、合資、合作等形式,到境外興辦報紙、期刊、出版社、印刷廠等實體,拓展國外和港澳臺地區市場,進一步擴大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和傳播力。"

這一觀點是非常重要的,過去60年中國的新聞出版都是對內,著重國內市場。之前,中國在西方的所謂出版物,大多都是與政策有直接或間接關系的出版物。隨著中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,再加上企業全球化的趨勢,中國的出版與新聞一定要走出國門,與世界掛鉤,并對世界的科學文化以及思想發揮影響力。

目前中國的科技、文化對世界的影響作用不大,而且相當的被動,我們可以預測未來20至30年中國在科技、文化、藝術方面的成果會有更多更大的影響,目前積極強調"走出去"是很適當的。

不過,首先應該克服本身的心理壓力,不能盲目的崇拜西方的權威,應該有信心自己能出版世界最好的科學、文化的刊物以及書籍。

不僅是中國,東歐國家也一樣,歷史上有不少例子。譬如前蘇聯的理論物理和數學以及匈牙利的數學,都是世界一流的出版。目前科學出版方面,美國的《科學》(Science)和英國的《自然》(Nature)最具權威性。

中國科技出版界應該有勇氣和能力,在不久的將來,推出具有《科學》或《自然》檔次的刊物。

然而,根據我們的了解,中國在超越歐美上的信心還是不足,思想上也不夠解放。所以在制定"走出去"的政策時,應該力度再大膽一點,要有自信在21世紀引領世界科技文化的前沿。

二、《意見》中再次強調,中國大陸應該在大中華區的出版作帶頭作用。《意見》表明要結合臺灣、香港、澳門及海外的力量,在文化上起到帶頭作用。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、兩個市場,努力推動新聞出版產品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國外主流市場、國際漢文化圈和港澳臺地區。

我們這兩年一直有心嘗試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、麻省理工學院的華裔教授合作編寫一套雙語系列叢書或刊物,閱讀對象是中學生和大學低年級學生,內容包括科學、人文、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演講集等等。

我們與這些華裔教授都發現,在出版相對官方壟斷的情況下,中國大陸沒有一份有高水平的雙語,并具有科學、人文內涵的參考刊物,這對13億人口中的中學生和大一學生很不利。

三、目前,在市場經濟下,中國大陸出版業太過"向錢看"。中國不少大出版機構急功近利,走極端路線,爭著出版"如何賺錢"、"如何當老板"這類書籍,動輒印刷幾十萬本。

而高質量的科教、人文、學術書籍或者科普讀物,乏人問津,能印個兩三千本就不錯了。這些現象令人感慨。

我們記得文革期間,中國出版的科普讀物《十萬個為什么》印數幾百萬,對年輕一代非常有教育意義。如今,像這類科普讀物,已經越來越不受重視了。

改革開放后,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一度對古典文學如饑似渴,唐詩宋詞、四大名著的銷量都大得驚人,當時年輕人的讀書勁頭很高,同樣令人感慨的是,如今的學生大多沉迷網絡,讀書風氣不復當年。

盡管大環境改變很多,中國近年來除了中華書局、商務印書館、人民文學、三聯等出版界的老字號,也有后起之秀的出版社聲譽日隆。像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短短幾年,在出版界建立了極好的口碑,幾乎成為中國最好的出版社之一。

還有,就是異軍突起的新星出版社,2005年開始正式對國內出版(之前是指定專門對海外發布政府白皮書的外宣出版機構),三年來出版了一系列高水準的社科、學術圖書,一些具有時尚特質的文學、休閑、實用圖書。

這個《意見》,總的來說是有相當積極的作用,希望中國的出版界能"走出去",并多強調推廣文化的重要性,不要完全被"市場經濟"掌控。

(消息來源:《聯合早報》2009年4月16日)

返回“焦點評論”

快乐8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一九码倍投 胆是什么 正常牌怎么看生死门 900彩票网站手机版 现金龙虎平台 恒丰线上娱乐官网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 五个色子玩法 扑克牌21点游戏规则如下